您的位置: 首页 > 参展企业品牌展示 > 正文

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大美武夷

文/摄影  胡国钦

“天人和谐”看武夷
    巍立于我同东南、台湾海峡两岸、福建西北部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武夷山”,东经117°24 '12”~118°02'50”,北纬27°32'36”-27°55'15”总面积达999.75平方千米。在中国的世界双遗产地之中,不仅面积最大,而且人文和自然景观繁多,声名远播。
    看,那广袤天地问的蓝天、云海、丹山、碧水、峻峰、裂谷和接天的林涛;那山水景观中的悬棺、王城、精舍、书屋、古刹、教堂和千古茶园,到处是一派人与自然和谐的景象。
    那存36峰中,流淌着一条九曲清溪的武夷山风景区,是座“有声欲静三三水、无势不奇六六峰”的天下奇观,存我国十打名山中,榜上有名。它是造化在世上最具创意的自然山水杰作之一,被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称为“罕见的自然美地带”,而九曲溪,也因其曲曲山水俱佳,弯弯风韵廻异,被人们誉为中国最美的溪流。
    那簇拥着一百多座千米以上高峰和数十条千米以下深谷的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群峰巍峨、幽峡深邃,气候湿润、水量丰沛,林海遍布、古木参天,生物繁丰,物种多样,为“世界尚存的珍稀或濒危生物的柄息地;”它更是我国仅有的既是“世界双遗产地”又是“全球人与生物圈自然保护区”的多重世界品牌的全球生物之窗。真是“中国绝无仅有,世界难见其双。”
    那静立在五l溪畔的“武夷精舍”,是宋代我国后孔子时代朱熹新儒学的摇篮朱熹在武夷山完成的《四书集注》,把千百年米儒家学说条理化、系统化、理论化,把儒家学说广传给国人,传播给世界。朱熹还足继老、庄“天人合一”的自然哲学,主张“天人一理”的伟大白然哲学家。武夷山被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称为“具有特殊普遍意义的传统思想的发源地之一”,真是当之无愧。
    那静卧在武夷山风景区南麓、崇阳溪两畔的两汉闽越王城,被称为“江南第一古城”,有“东方庞贝”之誉,是武夷山已消失的秦汉文明的历史见证。
    那悬架云岸的船棺仙舟,已沉睡了近4000年在悬棺史上,武夷山被学术界确认为世界悬棺的发祥地;武夷山人,用“千载儒释道,万古山水茶”作为武夷山旅游品牌的广告词千百年米,三教同山,和而不同,足武夷山宗教文化的一大特点,而那与万古山水共存的茶文化,更令人称颂。武夷山的大红袍岩茶,过去曾为“御茶贡品”,后来又被英国皇家所赞赏,而现在更是香飘四海,畅销五洲。武夷山为人类奉献出品质最佳的绿色奇茗。
    10年前,就足1999年12月1日,武夷山被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l0年米,武夷山人,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深深眷恋着这方山水圣地,千方百计地呵护着这份人类的宝贵遗产。现在的武夷山,更是四海宾朋,接踵而至,五洲胜友,络绎如云;竹筏鱼贯,棹歌阵阵,茶香弥漫,沁人心脾。
    这是一方“人与自然”和谐交响的世界遗产地。
    说到“人与自然”的关系,由于地球日益升温,冰川迅速消融,人类的生存环境恶化加剧,目前,它已是摆在人类面前的重大课题。
    人类对“人与自然”关系的看法,中国古典哲学,称为“天人观”。天,指大自然、宇宙或世界。“天人观”,实指人们对大自然、宁宙或世界的观点,简称为自然观,宁宙观或世界观。
    西方古典哲学,更重视主客体关系的哲学架构。在人与自然关系中,追求主客体“冲突”,在主客体冲突中,营造主体力量的飙升,表观人类“主宰自然”“人定胜天”的主体地位它属于“天人两分”“二元对立”的二元论宇宙观。在这种观念指导下,人类虽创造了工业文明,但由于对自然资源的过分掠夺,对自然环境的恣肆破坏,已造成对人类生存摇篮——地球村致命的威胁一。
    东方的观点,与西方截然不同。“主张‘天人合一’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一致、是中国古代哲学的主要基调”(《中华思想大辞典》)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主张“人法自然”,以自然为师庄子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庄子《齐物论》),主张“天人一体”,人类与大自然同一。老庄哲学,以大自然为思辨对象、属自然哲学范畴,中国的自然哲学,到了宋代,长期居住在武夷山的一代哲人朱熹、集儒释道的自然哲学观之大成、创造性地提出了“天人一物,内外一理”的主张,和“穷理”“格物致知”的方法论,把传统的“天人观”提升到“理”的高度,不仅强调理性思维,还指出探求方法。
    从老子的“道”,到朱子的“理”,其实质是指白然规律、字宙真理。这表现了他们对认识白然规律,追求宇宙真理的探索精神东方的“'天人观”,属“天人一体”‘天人一理”的一元论宁宙观。在这种观念指导l下,人们与自然和谐同处,理性地“认识自我”,合理地“利用自然”,把人类文明推向持续发展的新阶段。
    武夷山,作为集我国古文化之大成的伟大哲学家朱熹的活动圣地,更以白身“人与白然”和谐相处的绰约风姿,走进了现代文明和世界大家庭,成为“世界环境保护的典范”(刚特丽.巴尔科语)。打开世界地图,请看世界上与武夷山同纬度的地方,大都沙化、荒漠化、草化,而武夷山却还保存着最典型、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中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武夷山依旧保持着雨量丰沛、气候湿润,千峰竞秀、万壑争流、林木葱郁、生物多样的生态环境。这是武夷山人继承我国古代“天人合一”“天人一理”传统观念,正确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一个典范。
    当今,社会主义中国,提出“和谐”理念,在中国构建“和谐社会”,在国际上构建”和谐世界”,提倡”人与自然和谐”。它,无论对中国、对世界,还是对人类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武夷山,是“天人和谐”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地。

山丹水碧:“山奇水曲”的天地大美
    “碧水丹山”,是1600年前,南朝以“妙笔生花”著称的文学家江淹,对武夷山水的概括和盛赞。
    武夷山,属丹霞地貌在我国数以百计的丹霞地貌山系中,它属发育最健全、最典型、名气最大的山脉
    东方的山水文化,崇尚风景名胜的山水兼美、山奇水曲、山迎水接、刚柔相济。武夷山水,在一方有36座奇峰巍立的群峰中,一条九曲溪流,蜿蜒逶迤,夺路而出。真是“六六奇峰翠插天,三三秀水清如玉”。武夷山水,山光水色,如画如诗,是大自然在地球上最具创意的山水杰作。其唯一性、不可重复性、无法再生性,是武夷山自然美的一大特性。
    武夷山水,山清水秀、山丹水碧36奇峰,峰峰独具个性,有的像雄鹰,展翅欲飞志凌云;有的像骏马,春风得意马蹄疾;有的如大象,两辞恒河恋九曲;有的如骆驼,饮马九曲忘归程;有的似女神,云中美神雾中仙:有的似大王,顶天立地气势雄更有万仞垂帛的晒布岩、雄狮腾跃的上水狮、乌贼上岸的目鱼石、双燕比翼的燕子峰、水天一色的水光石、诗书石刻集萃的题诗岩。而三三九曲水,九曲十八弯,曲曲弯得别致,弯弯曲得出奇,每一处弯曲。都是一个独特的单元,每一处弯曲都是个独立的乐段,九个乐段,构成了武夷山“天人和谐”交响曲的华彩乐章。难怪一代伟大哲人朱熹的《九曲棹歌》对武夷山九曲水的每一曲,都有动人的描绘和诗情的寄发,而日引来了历代无数文人墨客争相唱和。
    九曲溪,还因巍立于一曲溪口的大王峰和二曲对岸玉女峰的神秀造型,激活了人们丰富的审美联想,于是流传着“玉女与大王”的神话传说,创造了一种既是具象的,又是想像的;既是真实的,又是梦幻的;既是人间的,又是天上的审美距离,令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
天地大美者,“人与自然”和谐之美也!

真爱亘古:“天人联姻”的爱情传说
    武夷山,不仅是座山水名山,在神话传说中,还是座充满激情的爱情圣山。
    在九曲溪的二曲西畔,亭亭玉立的玉女峰,气度雍容、神姿仙态,是武夷山“天人联姻”的主人公。相传玉女是天女的化身,像古希腊神话一样,它是女性奇峰中的“维纳斯”,是美神和爱神的象征。巍立于九曲溪中一曲溪东的大王峰,雄健威武、顶天立地、万难不劫、具“王者威仪”,是战胜洪荒、构建武夷山水的武夷山人的典型形象。
    大自然以其神似的造型,激活人们的丰富联想;相传玉女峰,原是玉皇大帝之女的化身,玉女在一次出游时被武夷山的帅小伙——大王率领山民战洪荒的精神所感动,便决心下凡同大王共建人间的美好家同。到人间后,被铁板怪发现,并禀告玉皇。_玉皇盛怒之下,下令追回玉女。在危难关头,玉女表达了“宁死不回”的意愿,丁是同大王一道被点化成石,巍立成峰,分立丁九曲溪两侧。铁板怪也不例外,被点化成嶂,立于大王峰西侧,用自己丑陋的身躯遮挡住大王和玉女的视线,使他们每年只能在“七夕”这天,通过“镜台”隔河相望。
    这仿佛是讲述天上银河系中那“牛郎与织女”的故事;
    这仿佛是莎士比亚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剧作;
    这仿佛是古希腊“宙斯与女神”的神话;
    这宛如我国“梁山泊与祝英台”的民问传说
    莎翁写的是人间的爱情悲剧,古希腊神话说的是天上的爱情传奇;“牛郎与织女”从地上说到天上,“玉女与大王”却是从天上说到人间,立足人间,突出本土,构思独特,而结尾更加令人回味。它与“梁祝”“化蝶双飞”的结局不同,而是被“点化成峰…’奇峰双立”。创造了一种“江山美人共一体,真挚爱情万古存”的审美意象,意味深长。
森林天国:“自然永续”的生态典范。
    武夷山不仅是“世界双遗产地”,还是“全球人与生物圈自然保护区”。它是我国东南的绿色金库,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关键地区。
    武夷山的林海,主要汇集在西部,面积达565.00平方千米的自然保护区中。那里高山巍峨、峡谷深邃,有着l00多座高达千米以上的大山和数十条千米以下的深山峡谷,保存着世界同纬度而积最大、最典型、最完整的中亚热带原生态森林系统其物种繁多、生态多样、被专家称为“世界生物之窗”。
    那“黄岗降势走飞龙,郁郁苍苍气象雄”的武夷山主峰,是华东大陆的屋脊。山中依次排 列着峰巅磊石、中山草甸、矮曲林、针叶林、针阔混交林、常绿阔叶林、毛竹林的垂直带谱。
    那高挂于先锋岭中的挂墩,分上挂、中挂和下挂,是“研究亚洲两栖动物”的圣地;那林海腾波的大竹岚,昆虫种属繁多,是“昆虫的世界”
    早在19世纪,这里就有了法国、英国、美国、德国学者的足迹,这里成为“世界生物模式标本的产地”。保护区内,发现的动植物新种的模式标本达1000多种。解放前,外围人从保护区中采集去的生物标木达数百万号。这里还是“鸟的天堂”“蛇的王国”“珍稀濒危生物的避难所”。
    1823年,法兰西神父在挂墩建的天主教堂,因失火,目前只留下地基。后来在桐木村依旧留下了他们重建的天主教堂以及大钟的身影
    位于武夷山风景区和自然保护区间的武夷山国家深林公园,山奇水美、森林茂密、流泉飞瀑、千姿百态,集森林、峡谷、溪流、飞瀑、漂流之盛,其负氧离子极为丰富,有天然氧吧之称。它是人们亲近自然、享受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生命体验的最佳去处。
    武夷山世界双遗产地,其西部的自然保护区,在565.00多平方千米的巍巍群峰、滔滔林海当中,保存着290.00多平方千米未开发过的原始植被,为武夷山生物繁衍、自然永续,提供了可靠的物质保障。

名山圣哲:“天人一理”的朱子哲学
    武夷山,不仅是座山水名山、生态名山、历史文化名山,还是座“钟灵秀出哲人”的思想文化名山。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它为“具有特殊普遍意义的传统思想的发源地之一”。
    “东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国古文化,泰山与武夷”这是我同著名学者蔡尚思对武夷山的评价。
    800多年前,武夷山是我国继孔子之后,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朱熹创建的朱子哲学的摇篮。朱熹在武夷山为学、研读、著述、讲学前后达50多年之久,著作70多部、460多卷。他研究的范围甚广,对诸子百家、尤其孔孟典籍,程朱理学,佛老禅道,天文地理,诗书六艺,无不探研;他视野极其开阔,理气心性论、宇宙论、格物致知论、圣人难为论、天理人欲论、道心人心论、乃至禅学、经学、史学、文学、杂学都有著述。而《四书集注》则是他集儒家大成的代表作。朱熹著作之多,涉猎范围之广、在我国历史上,恐怕没有—位哲学家能望其项背。
    朱熹的思想文化体系,成为继孔子之后,东方思想文化体系的代表。还应强调,朱熹把老子、庄子“天人合一”的自然哲学观,提到了“天人一理”的理性高度,他所主张的“穷理”“格物致知”,表现了他探索自然规律、追求真理的唯物精神。朱熹是我国继老、庄之后的东方伟大的自然哲学家。
    朱熹在武夷山前后生活了50多年,他在武夷山和建阳的五夫故里,留下了众多的史迹,成为后人研究朱熹的珍贵遗存。
诗性人文:华夏文明的继往开来
    武夷山,虽地偏中华大地的东南,但是武夷山文化,在华夏文明史中,却留下了浓墨重彩、熠熠生辉的一页。
    武夷山的文明,溯源于夏代在距今4000年前的夏商时期,武夷山就是古闽人的活动舞台。
    3800年前,悬挂在武夷山摩崖绝壁中的架壑船棺,引起了中外学者的浓厚兴趣。武夷山被学术界确认为中外悬棺墓葬的发祥地。后来,悬棺文化传播到我国江南10多个省份、乃至东南亚各国。
    2000多年前,武夷山曾是西汉闽越王的都城。上世纪80年代,被称为“江南考古第一城”的汉城遗址的发现,为武夷山消失的历史文明提供了有力的见证。它是研究古闽文化的一把钥匙。那展现了汉代闽越宫苑建筑风采的“闽越王城博物馆”,典藏丰富,为我们了解武夷山的西汉遗存、秦汉文明,提供了第一手史料。
    “千载儒释道”。儒释道三教在武夷山并生共存,和而不同,构成了武夷山宗教文化的一大特色。儒教传入武夷,始于南朝顾野王,到了宋代,朱熹加以创造性地发展,达到了鼎盛。佛教在武夷山的传播始于唐代,扣冰古佛,以他宏博的禅学造诣,名闻遐迩。道教方面,汉代,就已有在幔亭峰祭祀武夷君的记载,在五代十国时,武夷山就已列入道教36洞天。千百年来,武夷山一直是“儒释道”和谐共存的宗教名山。
    “万古山水茶”,在武夷山水的培育下,这里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名闻中外。武夷山是乌龙茶的发源地,红茶的鼻祖那久负盛名的“大红泡”岩茶,历史上曾是“御茶贡品”;那蜚声中外的“正山小种”红茶早在数百年前就为英国皇家所青睐。这此名茶现在更是香飘四海,畅销五洲。
    千百年来,被称为“岩上诗”的摩崖题刻文化;首唱自朱熹,有众多名人唱和的棹歌文化;以城村、卜梅、曹墩为代表的武夷山古民居文化;以武夷山庄为代表的旅游建筑文化,穿越时间隧道,承前启后,走到今天,又走向未来。

“终极关怀”说武夷
    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是一部人与自然关系史,是一部人对自然“终极关怀”的思辨史。
    “终极关怀”,在哲人书中:“终极即最后”“它既是始又是终”“它是存在的本原,属于本体论的范畴”。而“关怀即是关心,关注的意思”。在自然哲学中,终极关怀,是指人对人类生命之源——大自然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发展前景的哲理思辨和关注情怀,是人类对于“人与自然”关系的哲学叩问。
    走进21世纪、人类对所走过的历史进行深刻的反思。尤其是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不仅数以千万计的人群惨遭杀戮,就是地球村也被摧残得满目疮痍,尤其自然生态遭遇到无法挽回的损失。加上第二浪潮,工业化时代,人类对自然资源的欲望飚升,宝贵的森林被人为滥伐、植被遭破坏、水土流失、一氧化碳排放量日增、冰川迅速消融、地球村变暖、大地荒漠化严重、于是“人对自然的终极关怀”正摆在人类的面前。
    正当生态危机严重地威胁着地球村时,武夷山作为“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地”全球人与生物圈自然保护区,”其生态环境却依然葆其美妙的青春,实属难能可贵。除自然条件因素之外,这不能不说,它和我国传统的老、庄的“天人合一”和朱子的“天人一理”的自然哲学观息息相关。
    朱子不仅是位自然哲学家,还是位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实践者在他的家乡——五夫镇的朱子故里,还保存着一片长达千年,相传是朱熹亲自栽种的红豆树和其他茂密的林木。那粗壮的红豆树,挺拔高大、林相极佳,弥足珍贵。而朱熹亲自选址构筑的“武夷精舍,位于武夷山的五曲溪畔,更是山丹水碧、树林繁茂、红梅争妍、绿竹耸翠,保持着很好的生态环境。
    千百年米,勤劳智慧的武夷山人,秉承着先辈热爱自然,道法自然,用理性态度善待自然的文化传统,在处理武夷山“人与自然”的关系中,注意了“和谐“圆融的关系,因此,尽管历尽沧桑岁月,经受坎坷曲折,其生态环境却没有惨遭破坏。
    更深值庆幸的是,1979年4月,正值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个春天,福建省武夷山自然保护区成立了,。在邓小平同志的关怀下,1979年7月3日,经国务院批复,武夷山成为我国首批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从此,武夷山自然生态的保护工作,获得省保护区和国家保护区的双重组织保证。记得改革开放初期,就是上世纪的80年代初,时任福建省委书记的项南同志,在武夷山视察时,看到武夷山的植被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在大王峰下,他风趣地说,不要再让“大王”穿短裤衩了,溪旁可遍植毛竹,让大王和玉女披上绿色的盛装。省委书记形象的话语,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武夷山人民,经过改革升放20年的励精图治,奋发图强,终于使武夷山于1999年12月1日,被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列入《 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改革开放30年来,列人“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10年来,特别在当前建设“和谐海西”强大动力推动下,武夷山全区999.75平方千米土地,拥有565.00多平方千米的林海,并使它们得到很好的保护。它是地球同纬度中面积最大、最典型、保存最为完整的中亚热带原生态森林系统;而其中有着290 00平方千米未受人为干扰的原生态林区,却是武夷山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证。据最新统计,武夷山国家自然保护区.森林覆盖率已96.3%,它不仅在全国,就是在地球利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愿武夷山,成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天人和谐”“自然永续”的世界名山。  
    愿武夷山,作为人类对自然终极关怀的榜样,为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展会赞助单位/战略合作伙伴  Exhibition sponsor / strategic partner更多 >  

关闭
关闭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中国世界遗产主题文化博览会 闽ICP备10012700号  技术支持:一九互动